關於部落格
*Bi Chamd hairtai--蒙古語" 我愛你" *If it's not alright, it's not the end*
  • 8120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8

    追蹤人氣

[BBC SHERLOCK同人] DIE FOR ME_8 (完)


 >

That’s how the story ends?

 

周遭依舊死寂一片,陰暗的房間飄散著伴隨霉味混雜血腥的空氣。這房間是個匿蹤殺人的好地點──人若被殺死在這,就算腐爛也都不會被查覺,宛如自人間蒸發。

但任誰不會想死在這。

 

似乎有個說法是人在死前時一生所經歷的事會像跑馬燈一樣在腦中演出。其中有愉快的、憤怒的回憶,懊悔的或是哀傷的故事,也有許多不捨的事物。然而,在名為生命的舞台劇謝幕時,是否能將回憶也帶走?或是只能像其他世俗的事物般,得通通捨棄。

 

喀!

 

思緒還沒結束Sebastian卻已聽見了扣板機的聲音。

 

雖然有些詭異,可是在那一刻Sebastian想起了在某些夜晚,兩人互相屬於彼此的時候,那個依偎在他身旁的嬌小男性──當初給他新生命,如今卻如死神般前來索命的Jim Moriarty

 

人都會死不是嗎?能死在你手裡,是最好的結局了。

 




野心、理性與邏輯促使諮詢罪犯笑著扣下了板機。

而某種無法言喻的情感則讓Jim Moriarty在彈匣裡裝了和疤臉男一夥人數相同的子彈。不多不少。但他沒有查覺到自己方才已用光了所有子彈。

那是該死的人性。

說起來很蠢,Jim在「無意」間「刻意」地用光了一整個彈匣。

 

因此Sebastian究竟沒能如願以償的看到自己腦漿灑在地上的模樣。

 

「噢,不會吧…親愛的」雖然Jim試著用平常輕鬆的語調描述著這句話,卻掩蓋不住語氣裡那一絲的顫抖。他完全沒料到最終情感竟然壓過了理性,但也無法完全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差點殺了對方。「子彈沒了。」

 

Sebastian緩緩睜眼。剛才他從容迎接死亡。轉瞬間發現沒死成,恐懼的淚水竟無法控制地從眼角流下,喘氣也變的急促。他不想承認他在聽到板機聲的一瞬間還是懦弱了。

 

匡啷

Jim手一鬆槍落地,金屬撞擊地板的聲音在沉寂的房裡格外響亮。

 

Damn…」錯愕的Sebastian覺得自己好像被開了個極大的玩笑。他不怨Boss要殺他,可是他非常不願被作弄。理智斷線使一堆髒話就要破口而出,可是規律不整的呼吸讓他沒法好好說話。「What the f…Jim Moriarty,你最好快點告訴我這一切到底是天殺的怎麼一回事?!

 

精神壓力不亞於SebastianJim已經無法再開第二槍,他沒辦法再承受第二次殺掉對方的壓力。Sebastian盯著地上那把槍,再注視著眼前雙眼空洞的男人,男人也同樣看著他。

令人窒息的死寂此刻環繞在兩人之間。

 

「請…請別愚弄我…」Sebastian先吃力地吐出幾個字打破沉默。

「…你知道嗎。」Jim笑道,卻帶著些哽咽。「Sebastian, you’re so difficult,

 

要殺你是真的,下不了手也是真的。

我好自私,我還是不忍讓你先離我而去。

 

but so different.

 

語畢諮詢罪犯緊緊抱住他忠誠的部下,他將Sebastian連人帶椅撲倒在骯髒的地板上,彷彿害怕對方消失似地緊緊擁著,並拼了命地吻他。與狙擊手分開的那段時間並不長,但煎熬無奈與等待對Jim來說似乎像過了是一個世紀。

Jim啃咬著男人的脖子,舔著臉上傷口邊近乎乾涸的血漬。把舌頭伸進去的同時甚至還將對方的舌頭也咬出鮮血。那股疼痛提醒了Sebastian自己還活著…他以為在Jim扣下板機之後一切都結束了,之後的對話都是殘存意識的幻想。

 

兩人交纏在一塊兒與椅子一同形成有點詭異的畫面。

 

「抱我…快點!」Jim焦躁地說著,但Sebastian沒有動靜。

Boss……」

「快點!……咦?」

「……」

場面再度陷入尷尬的沉默。

 

Oh I’m soooo sorry !!!

Jim笑了,笑自己被慾望衝昏頭才提出這強人所難的要求。接著他便從口袋拿出一根類似鐵絲的東西,隨便鑽了一下就把Sebastian的手銬解開。Sebastian便甩開那天殺的椅子,不顧全身的疼痛將Jim緊緊抱住。

延著褲襠,Jim用染血的指尖逐漸侵入Sebastian體內,這一瞬間的動作激起了Sebastian的欲望,他想反身壓下卻受制於體力的不足。

縱使滿腹疑雲,他只知道現在得迎接Boss的每一個接下來的動作。這血腥的房間彷彿成了佈滿溫存的床第。兩人向對方坦承一切,也將自己獻給了彼此。

此刻Jim整齊的頭髮早已蓬亂不堪。他乾淨的臉頰、高級的西裝也通通沾滿了Sebastian的血。

 

Welcome back.

 

Sebastian感受著Jim急促的氣息與遊走中的唇瓣時,他覺得即使在下一秒就死去都無所謂了。管它什麼表象裏象。在他懷中活生生的Jim Moriarty,那就是他所愛,並發誓用生命去守護的人。他緩緩以手背撫著Jim的臉頰,悄聲說…

 

「如果您相信…我從沒有離開過。」

「我相信。」Jim輕輕吻了男人的手,將臉貼近對方。「噢,我竟然毀了自己的原則!」他就像打破校規的孩子般,調皮地露齒一笑

 

「只要你活著,我就不會後悔。」他耳語著。

 

 

Jim將手再度伸進男人染血的襯衫內,可是Sebastian痛苦地呻吟打斷了高漲的情緒,那該死扎進去的不知名碎片竟然攪了局。

 

「噢,親愛的…我忘記你現在應該不適合做劇烈運動?」 

 

 

 

結果Sebastian真的被Jim扛回家,雖然當他們一出公寓時已經有Jaguar XJ跑車候在一旁。Jim扶著身材高大的男人一拐一拐的走向門口,有幾度諮詢罪犯甚至快支撐不住搖搖欲墜的Sebastian而讓兩人差點倒成一塊兒。司機看見衣衫不整的兩人時還道是裡面曾有一場惡鬥。

終於能放鬆的Sebastian無力地癱在跑車的皮革座椅上,在遭遇一連串橫禍外加應對Boss難以捉摸的行為之後他幾乎耗盡了全身精力。Sebastian闔上眼,感受車內空調輕撫全身,就像微風吹過般舒暢。

他想起曾經看過的電影-目標在完全放鬆戒心地進入車子後瞬間慘遭兇手襲擊。雖然他很討厭自己多疑的個性,可是Boss的反覆無常使他不自覺想多了些,其實萬一Jim真想這麼做他也沒轍,更何況死在這裡很明顯的比死在剛才那陰暗的房間內要好得多了。

正在意識迷茫之際,Jim捧著急救箱坐到Sebastian的身旁,看著他留下許多傷痕的臉與身體「很痛吧?」他輕撫起Sebastian手腕上的傷痕──那兩對深紅的印子簡直像是刻下去似地壓在舊傷痕上。

「我可能…需要睡一下。」Sebastian以微弱的聲音回應,雖然傷勢並不輕、可是他現在只想暫時失去意識進入夢鄉。

「親愛的,我先給你做些緊急處理?頭轉過來。」Jim開始從箱子裡翻出許多藥品、針筒,還有針線和繃帶。

「沒事…睡起來就好…」Sebastian一副天塌下來也不想動的樣子,結果Jim輕壓了一下他胸口的傷讓他悶哼了一聲。

「唉!Seb,你也不想讓那碎片干擾你我一輩子吧?」

連『你我一輩子』這種殺手鐧都搬出,Sebastian只好不情願的將頭轉向JimJim先將他臉的傷痕縫起,再用繃帶將額頭包住。「你再不聽話臉就會破相變醜救不回來了!」

 

接著他解開了Sebastian的襯衫,盯著胸口碎碎念:「這碎片扎的好深…也許只能稍微處理一下,畢竟這可不是手術台也不是救護車呢,我們該拿他怎麼辦?該不該給John打個電話…」

雖然在開玩笑,但Sebastian覺得他看見Boss的眼眶有些許泛紅。

Jim靜靜地將臉埋在Sebastian另一邊的胸膛上,聽著他穩固的心跳聲。

 

這聲音,差點就聽不到了呢…

 

Boss。」

「…Sebastian依然活著,依然在我身邊,這就夠了。」

「我…」Sebastian話還沒說完,Jim用食指抵住他的嘴唇。

Shhhh!不不不,這個話題結束了!我沒想過要捨棄你是這麼困難,我被你寵壞了!」他露出調皮的笑容,恢復成往常的樣子開始處理那個碎片。

 

「你辛苦了,親愛的Sebastian,我親愛的狙擊手。」

---------------------------------------








 縱使這樣會孤獨死去…不過誰不是孤獨的來到世上,又孤獨的離開呢?

但是至少在世上的這段時間,能與你同行。

 

Seb,我和你說,我回到了這棟看似無人的公寓,仔細探查他的裡外,這棟公寓其實是這些小人物的一個集會場所。這公寓有個隱藏良好的樓層,除了完全隔音之外也用牆壁與不明顯的出入口使一般人不會發現,然而大意的屋主忽略到老舊水管破洞,使天花板呈現了些許滲水的痕跡。才透漏了隱密閣樓的存在。

接著,其實這很簡單,登記資料只要偽造就行,假設他是個欲頂讓的公寓,就能營造出裡面沒人的假象。假使真的有人有意願交易,聯絡者就會與他說地主已與政府聯絡要拆除這棟公寓並將土地賣給政府,只是政府動作比較慢而已,聯絡者也許會開始接二連三抱怨政府多麼官官相護。這對一般人來說將會是正常不過的理由。

接著…只要有幾個人主動要求檢查公寓,再證明他是無人的,就成了。

 

至於,拍照的那人是誰…啊,我實在太大意,你應該不會忘記那個疤臉男人吧?我不該把他殺死的…不,拍照的不是他,不過他是政府的人,從他的資訊網路裡我查出我們當天安置在那棟高級大樓裡的人其中一位是英國政府的間諜。那人手段高超,自然也知道哪裡是狙擊人的好地點,就在那裏拍下了你開火的瞬間。知道主謀是我的事實也就不意外了。可惜我們還得花些時間把那傢伙找出來…

而偽造房地產資料與在路燈裡裝置攝影機、電話亭等等對政府來說都是再簡單也不過的事。

 

這點上我不否認我的確粗心了些…

 

身為英國政府,大不列顛島上勢力最大的『組織』,他們早恨不得黑道與不良軍火商之間互相狗咬狗。接著他們為了想製造社會安定的假象,並不會希望全國人民陷入恐慌的情境中。因此他們將極力消息壓下,只是親愛的,我比他們早了一步散播這新聞。

 

不過其實也很危險,表示我的一舉一動政府都看在眼裡了…那張照片是想『叮嚀』我不要太放縱?而且還迫不及待想和我來個下午茶約會。但我不覺得我們該因此收斂,你說是吧?他們要玩,我們可是很樂意和他們玩大的。

 

聽起來…情況還滿棘手的,BossSebastian靠坐在床上聽著Jim說明這一連串事件。由於肺部有些微傷影響到呼吸頻率,尚須一段時間才能回到工作崗位。

「邀請函都發了,那我也很期待與政府先生來場下午茶約會呢。不過你得先好起來,我很需要你的!」 

Sebastian Moran 聽您的吩咐。

「哈,別急,我買了一大堆食材放冰箱了,這幾天我們都不用出門。」

Sebastian還是有點沮喪,好像因為自己的緣故耽擱到很多事,他不想當個安逸的病人。Jim爬到床上依偎在他身邊,似乎也累了。這次的突發事件前後不超過兩天,卻把兩人的體力都耗盡了。

還好雙人床還在──他想著想著,深色雙眸突然深情款款地盯著Sebastian。男人不知道這複雜且無法捉摸的Boss現在又想幹些什麼了。

 

這次Jim問了他一個問題。

 

「嗯…親愛的不論我說什麼,你都會乖乖聽話嗎?」

「咦?」這個問題似乎不久前才…

「不要嫌我煩啦!我只是想再問一次,」。

「我的答案是都一樣…」

「那…」

「不管是什麼都…」

 

 

「為了我活著吧。」

 

 

Jim笑著說,將臉靠得更近,睫毛幾乎就要吻上了Sebastian的臉頰。

Sebastian忍不住以手指追溯著Jim嘴唇的弧線,接著將他拉到了一個強而有力的擁抱裡。

 

As you wish, Boss.」他溫柔地答覆著,卻有好些話只在心裏說出來。

 

櫃子上坐著充滿補釘的泰迪熊,受損得太嚴重已經不可能修復。看起來足以令人心疼而捨不得丟棄,因此Jim Moriarty還是決定將它擺在自己家的櫃子上。他要開始考慮送給SherlockJohn另外一件禮物了。

 

Dear Jim,

I love you.

I won’t leave unless you want me to.

 

 

But please live for me.

 

 

-End






↑文完結紀念圖(爆)


啊終於打完了,n年以來第一篇打完的長篇XDDDD
不忍說最後一回真的卡得要死要活|||
其實覺得好像還有很多東西沒有打出來|||還覺得內心怨念沒有抒發完成…
大概是我沒辦法完全妥善描寫心中理想兩人的個性
其實我想說最糾結的是兩個人都沒辦法徹底放開地打開心防>"<
啊啊案件應該會有不少BUG對不起.....(汗顏)
如果還有續集(?)的話希望能想出更好的案件Q_Q

真的超級感謝一直收看的朋友們(淚目)QWQ!!!!!!!
…我會更努力的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