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golia Sky+

關於部落格
*Bi Chamd hairtai--蒙古語" 我愛你" *If it's not alright, it's not the end*
  • 799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BC Sherlock同人] Like a moth to a flame




諮詢罪犯端著精緻的茶壺為狙擊手倒了一杯伯爵茶。這是Sebastian Moran第一次為Jim Moriarty進行的任務,值得紀念,也值得慶祝──因為他終於找到了合適的人選。

「所以,我交代的事全辦妥當了?」

其實這問句實在多餘。身為傳聞中倫敦最危險的男人,這城市所有發生的事,豈有他Moriarty不知曉的道理?
他不過是想聽Sebastian親口回報任務。

「是的。」

然而Sebastian話裡沒有多少感情,只是在陳述一件事實。但他在放下茶杯前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對比整個公寓風格與擺設,這套雕花茶具的存在,就像諮詢罪犯的身分之於瘦小男人的外表,實在不相襯。
Jim笑著遞給了Sebastian一個信封袋,對方伸手欲取時他卻將手縮回。落了空的動作使Sebastian有些尷尬。他不了解雇主的行為,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默默的把手收回去。

「噢,急什麼。你知道這是什麼嗎?」Jim的口氣像要孩子猜謎語的大人。
「我相信這是我的酬勞,Mr. Moriarty。」
「答對了!那,你拿完之後?」
「之後?」Sebastian Moran聽到這個字時還遲疑了一下,覺得自己在針對一個很詭異的問題做出很莫名的回答。「…拿錢,回住所,等您下次通知?」

「正確答案,」Jim眨了眨眼,卻依然沒有要將信封交出去的意思。「問題就在於,我不能將這信封給你。」

Jim Moriarty在第一次的見面送了Sebastian Moran一個見面禮(更洽當的說,一顆震撼彈)──數種混亂又複雜的感覺如同綻放的煙火同時在狙擊手體內炸開。雖然Sebastian在受雇之前已經有了覺悟。在任務中也比以往謹慎,他沒想到下一顆震撼彈這麼快便朝他扔來。
 
狙擊手自認將任務辦的完美無缺──該殺的人都殺了,他敢說沒人辦這事會比他俐落。
此刻雇主現在卻想賴帳,還挑他特別經濟拮据的時候。
要他免費殺人可以,但他可以免費再送Mr. Moriarty一顆子彈。
 
Jim刻意無視Sebastian隱隱浮現的殺氣, 又幫自己及對方添了一杯茶。

「Mr. Moriarty,你應該很明白我是拿錢辦事…」
「我知道我知道。」本來嘻皮笑臉的Jim突然將臉貼近Sebastian,以氣音耳語著:「可是事沒辦完,怎麼能拿錢呢?」

Sebastian只覺得一股寒意從腳底湧上全身。他看著諮詢罪犯,覺得自己似乎說錯了什麼。分明憑著身材懸殊便可壓制對方,此刻卻覺得自己毫無勝算。

「我收到消息,有位先生正在庇護所被好多警察先生們戒護著呢。你是忽略了哪一位?坐櫃台那個金髮的?還是你進樓前擦身而過的那位?」
本以為雇主想賴帳的Sebastian想破頭都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他很小心地讓自己上下樓時沒有引起任何異狀。難不成其他人只是在裡面做餌?而自己行蹤早就曝露?他想起上樓時櫃台人員的眼神…早該斃掉那人才是。
擦身而過…天殺的,Moriarty指的是他在樓房對面馬路差點撞上,那位走路沒看路的傢伙嗎?

「通常這樣應該是…不及格了。我好失望,Sebastian。」Jim對著Sebastian微笑,但這笑容讓對方開始擔心自己走不出這道門,也許最後會被抬出去…
他將手緩緩往下感覺腰間的槍隻,全力一搏也許還有機會。
「我都說別急了,這個機會由我來給你。」諮詢罪犯話鋒一轉,輕輕抓住Sebastian桌子底下的手。
「我還是講道理的,第一次嘛!對不對?」


++++++++++++++++++
夜晚,狙擊手在沙發上輾轉難眠。他一睜眼便看見吊著日光燈的天花板,窗戶縫隙裡吹來的風讓日光燈不斷搖啊搖。一轉身又瞧見一檯電視,Sebastian很訝異還有人在使用這種傳統電視…目光往上一飄,一道裂痕淺淺地刻在牆壁上,旁邊還有一些彈孔,槍的口徑是…

他媽的,他究竟在這裡做什麼?

Sebastian Moran從來沒有如此無助。自己撿回一條命,卻莫名其妙地躺在沙發上對著牆上裂縫發呆。這種時刻,要是誰來個睡前問候(晚安,祝好夢!),他發誓他會狂揍那個人一頓。
那個人倒也很貼心地就睡在樓上。還邀請自己跟他睡同一張床。
 
「明天下午那位紳士會從庇護所前往白廳。一旦他踏入某個政府先生的領地,這一切就來不及了。明早我便可以得到路線圖,你就在指定時間地點送他見上帝。了解?」Jim看似一派輕鬆地說:「所以今晚,你得留在這。」
 
這傢伙真是瘋了,他就不怕自己晚上被掐死?
 
但如今就算雇主是瘋子也罷,交代的任務沒有完成就是他的錯,殺掉雇主逃走也只會使他的日子更難過。弔詭的是,雖然有些顛沛流離,但Sebastian一向對自己的能力十分自豪,甚至還會瞧不起雇主。這次究竟怎麼了?
 
在他踏進這座公寓的一瞬間,一切都變樣了。
 
不知哪兒來的一股動力,他放棄推敲那把槍的口徑,起身後輕輕地踏著階梯來到樓上的房間。
悄悄地推開了門。
 
暖色的床頭燈照在陷在雙人床裡的Jim。此刻他身著寬大的T恤與短褲,雙眼看著天花板,就像自己方才盯著牆上裂縫那般。他眼神看起來好空洞,還透露出一絲寂寞與…不捨?
很像是一個孩子在茫茫人海中走失後,徬徨無助的眼神。
可是,為什麼這種眼神會出現在那對難以捉摸的雙瞳中?

「Sebastian。」Jim輕聲念出男人的名字,視線卻沒有移動。「沙發還是不好睡吧。」
被點名的Sebastian突然覺得自己應該先敲門才是,怎麼偷偷摸摸像個小偷似的闖入雇主房間。

「…不好意思打擾了您,Mr. Moriarty。」原本對自己上樓的行為也不甚了解。但看見Jim的眼神後,Sebastian卻不自覺地想多踏近一步。
然後呢?
「叫我Jim吧,Mr. Moriarty聽起來太嚴肅。」也好生疏。

Sebastian又離Jim更近了一步。Jim從床頭坐起,朝他伸出了手,微笑著。狙擊手下意識地回應對方宛如邀舞的姿態,將自己的手置在對方掌心。
Jim稍一使力,Sebastian便重心不穩地往Jim身上傾,接著不知怎地已置身在床上。
男人雙手撐在床墊上使自己不至於整個壓著對方。身下的雇主對自己微笑著,他不曾如此近距離地凝視這對黑洞般的雙眼。Sebastian覺得自己正在被那雙眼溫柔地吞蝕著。於是情不自禁地又縮短了兩人間的距離。

「我說過我需要你,Sebastian。」

Jim將唇輕輕地送往Sebastian的唇邊。隨後稍稍拉開距離,看著有點不知所措的狙擊手,再試著將吻印在對方的嘴唇上。而對方雖然不至於熱情,但至少沒有婉拒。

「你在玩火,Mr. Moriarty。」Sebastian低沉的嗓音帶著慾望。
「別燒傷啊,Sebastian。」Jim頑皮地笑著,將舌頭深入對方口內。

Sebastian不僅摸不清Jim的動機,到了這一刻他連自己的反應都不明瞭。他在青少年時期有過交往對象,但記憶已經模糊不清。但時間拉近到從軍時期,他即使再孤獨也不曾想與任何人親近。但此時自己卻情不自禁地沉浸在這接觸裡,還無法自制地渴望更近一步…

「你曾說過你需要我,Mr. Moriarty,你還曾說過要我準備搬進來。」
「Certainty。」Jim說。
「為了什麼?」Sebastian的目光還是離不開那對瞳孔,他盯著那雙眼,宛如希望能從目光裡挖掘出什麼。據他所知這男人掌握的犯罪勢力不容小覷,他有著無數為他賣命的人卻找了陌生的Sebastian Moran。如果這一切能有個原因…

Jim也想找出一個理由來說服對方,然而構思犯罪計劃無人能及的他卻找不出一個具體的形容詞。腦中浮出的惟一理由就是…

「不為什麼。」

Jim又吻上Sebastian臉頰,催促對方乖乖躺下:「領錢辦事,這可是你說的。」
「這個理由…似乎只能接受了?」
 

身材瘦小的男人將礙事的寬大T恤除去後也緩緩脫去Sebastian的上衣。他將Sebasstian置於身下,輕撫著幹練身軀上的無數道疤痕。然而那飽經風霜的臉龐卻只有一兩道淺淺劃傷的痕跡。

「Sebastian,你臉上沒有傷痕呢。如果這裡多一道,似乎還頗性感的。」Jim笑道,以手指自對方得眼瞼至臉頰輕輕畫上一道。
「…我可不想走在路上被當成危險份子。這樣我就不用幹了。」
「我了解。」

諮詢罪犯的嘴唇延著面部曲線緩緩下滑,到喉結時Jim不自禁想輕輕咬下。而當他聽見對方微微傳出悶哼聲時竟有些滿足感。便探出舌輕舔著喉頭脆弱的突起。
感受到舌尖的溫度不斷在身上游走的Sebastian閉上雙眼。他訝異一向隱藏傷痕的自己竟然將毫無保留地弱點暴露給這個危險的男人。暨於某次任務結束後曾被雇主出賣,那痛苦的回憶導致光是陌生的肢體接觸就會使他感到噁心。

然而Jim給他了一種陌生卻又溫暖地感覺,自己則像是撲向燭火的飛蛾般,明知危險卻又無可自拔。彷彿自己一直在等待著他…而且等待很久了。似乎是兩個迷失的破碎個體合而為一,再也不願分開。

「Sebastian…」Jim看著浸淫其中的Sebastian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微笑「看似…你也需要我。」而當對方冰冷的指尖進入褲襠接觸到下身時,帶著喘息的呻吟終於不理性地自喉中迸出。Jim故意要將手抽出。然而Sebastian將大手覆住Jim的手背後瞇著眼看著他,眼神裡帶著些乞求,乞求對方不要離開…

「Mr…」
「是Jim,Mr. Moran。」Jim調皮地笑著,另外一隻手扶著Sebastian的臉頰。
「Jim…」覺得快窒息的Sebastian無可奈何地遵從了。
「Mr. Jim?還不賴。但還不夠好,」Jim持續親吻著狙擊手脹紅的雙頰,又在耳際以氣音說著:「我說過,會給你想要的,但我也要你屬於我…你能只屬於我嗎?」
「我聽你的(You’re the boss)。」
「Boss?」諮詢罪犯終於露出了滿意又興奮的微笑,早先孤獨的眼神已消逝在喜悅裡。「我喜歡。」

Jim的笑顏令呼吸急促地Sebastian不禁明白了一件事。
他不是撲向燭火的飛蛾,而是想守護著燭火。
 
「今晚你得留在這,親愛的Sebastian。」
「我在。」他淡淡笑著,輕聲道。

++++++++++++++++++

窗外的陽光透過紅色的窗簾,讓整個房間充滿了有些刺眼的淡紅色色調。
狙擊手再度睜開眼睛時已是日正當中。照理來說,他裡當早早就在沙發上醒來,再進行事前準備工作──去解決未完成的任務。如今他卻置身於樓上的雙人床,而Mr. Moriarty…Boss則是像個嬰兒般睡在他身旁。

在睡醒時身旁有個男人…性別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已經很久沒有一個人伴他入眠。因此他並不訝異自己睡得異常安穩。甚至覺得一覺不醒也無所謂。

Sebastian考慮是否該叫醒對方,畢竟任務沒交代清楚之前,他也沒法行動。自己昨晚像著了魔般被對方吸引,還做出了一些不可理喻的事。但他對諮詢罪犯的了解還是十分有限,也擔心對方可能是一時興起。

他拾起Jim隨手扔下床的T恤,模模糊糊地尋找浴室。該留下嗎?Sebastian再轉開水龍頭時問自己──在任務完成之後。不過他得先將那漏網之魚殺了,他可不想在第一次執行任務就讓自己的技術被雇主低估,尤其那雇主正是Jim Moriarty。

「早安,Sebastian。」一聞Jim的聲音自房內傳來,狙擊手應聲回應:「早安,Mr…Boss。」所以他到底該怎麼稱呼Jim Moriarty?思索當下他突然發現自己還沒將長褲穿上,也記得牛仔褲被丟在床頭旁的地毯上。他覺得不該這麼大剌剌走出去,除了禮貌與不好意思外,昨晚無論發生什麼事,都過去了。

「要不要一起去吃個早餐?我這剛好什麼都沒有了。」Jim在衣櫃裡東翻西找,最後找了襯衫毛衣套上。他原本懊惱男人還沒從浴室裡出來,轉頭瞧見牛仔褲後便明白了情況。 「我先出去,你換好再跟我講。」
這話聽似體貼,結果當Sebastian一走出來看到Jim趴在床上『欣賞』他的大腿時 不禁後悔萬分。他試圖無視Jim的眼神,以最快的速度將牛仔褲穿上,並把話題轉回任務。

「說到這個,我沒遇過辦事像你這般俐落的人,甚至讓我免了後顧之憂」Jim的視線盯著狙擊手的大腿不放,彷彿這麼做能就夠看穿似地。看來他對於Sebastian這麼快便穿上褲子的行為感到有些小小遺憾。

「等等…?Boss,你說的是…?」Sebastian皺了眉頭。
「我的意思是,幹得好,漂亮,完美無瑕!」趴在床上的Jim再度遞出不知從哪變出的信封袋給Sebastian,但這次對方不敢伸手。

「但之前你說的…」
「你將事情解決了我很滿意,並沒有什麼證人。」Jim皺了眉頭,伸手硬要將信封袋塞到對方手上,Sebastian只好以滿是狐疑的表情接過信封袋。

「所以,這是個謊話。」

Sebastian一瞬間很想揍這個人一拳。

但是對方撒謊的理由不是賴帳,而是為了留自己一夜…這一切實在太弔詭,使他一時間不知如何回話。何況昨天是由他起頭,要是他沒上樓,一切都不會發生。
他握著自己的手臂,Jim
的體溫…甚至是Jim的一部份,還有自己的某部份,彷彿從昨夜兩人緊緊擁著對方後,便滯留在彼此身上。這使他無法自拔。


諮詢罪犯自床上坐起,抱著膝蓋低喃:「我知道我能想出更多方法讓你留下,必要時還能在你家裝個炸彈…我不在乎倫敦多炸出幾個窟窿。」話畢Jim眼神突然變得危險且脆弱,語調竟夾雜著哭腔。

「但我想不通這麼做有什麼好處。我希望你留下。我的意思是,『留下』。」

把你的命給我,我將以你想要的做為回報。Jim Moriarty曾說。

冷汗涔涔的Sebastian將信封置於一旁的書桌上,細細揣摩著Jim話裡的每一個字與他臉上表情的每個細節。
「Boss,說真的,我實在想狠狠地揍你一拳。」

我需要你,Sebastian Moran。Jim Moriarty也曾這麼說。

這一切都不合邏輯,Sebastian Moran也還是弄不清對方的意圖,但又何妨?他沒想過有朝一日他會有個歸所,也沒想過能有一輩子的時間能去慢慢認識這個人。
「但這樣我還能留下嗎?」狙擊手苦笑著。走近他的Boss,在眉間輕輕印上一吻。

我需要你,我渴望你,Jim Moriarty

「不過,您得請我這經濟拮据的人一頓早餐才行。」

一個人在黑夜裡徘徊太久,早已忘記陽光的溫暖。
你挾著黑夜而來,我願摒棄陽光,與你共赴黑暗。



-End







後記:
終於寫完了!!!!!

總之此篇大意就是兩人新婚,接著就是Seb的喬遷之喜了(?)
好久沒把文丟在網誌上啦~這篇寫的感覺很奧妙,因為在寫完這麼多篇(本子地獄XD)之後突然要寫這麼不熟的Jim & Seb真的很難捉摸XD
是說我在寫這兩人H的時候總想寫出慢慢、輕輕+溫暖的感覺
畢竟是第一次兩個人在一起XD也許彼此都有一點保留(?)←往後的日子就god bless Sebastian了XDDDD
是說我在Seb發現真相(以及自己竟然是被騙上床XDD)感情轉換的部分卡了超級久,還有Jim要怎麼對Sebastian解釋之類的(我不要演變成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橋段啊xd)
後來覺得不解釋就是最好的解釋:P(喂)
兩人像是命運共同體~頗有一見鍾情之感,有時候這種crush 是無法解釋的XD!


謝謝看完文章的各位~希望妳們會喜歡!繼續為下一篇努力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